当前位置:首页>>文化>>历史文化

探访屏山爵府遗址 触摸土司历史印记

发布时间:2019-07-12 10:17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欧阳涵璃,徐吉辉 编辑:向磊,罗建峰

见习记者欧阳涵璃 文

本报恩施图片库徐吉辉 罗建峰 图

容美土司文明古老而厚重,容美土司曾在鹤峰县建造有规模宏大的爵府、司署建筑群。迄今为止,鹤峰全县存有屏山爵府等遗址50余处,这些遗址分布在县内5个乡镇7个行政村,涉及面积达510多万平方米,出土过上千件民族历史文物。

2006年,容美土司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众多的土司爵府遗址中,屏山爵府遗址、万全洞遗址、万人洞遗址及情天峒遗址颇具代表性。

屏山爵府遗址是鹤峰发现的容美土司遗址中规模最大、名气最大的遗址。

乘“东方诺亚方舟”

隐于一隅,置于天险。容美土司屏山爵府选址独特。自鹤峰县城出发,向东约10公里处,在容美土司时期,是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当时,这里叫做屏山寨。近年来,以一张漂浮船火遍全网的鹤峰屏山景区,就靠近这里,容美土司屏山爵府遗址也就建造在这里。

这里风景优美,有良田美池桑竹环绕,民风淳朴,四周峭壁悬空,小小山村犹如航行于武陵群山之波的孤岛。传说,孤岛有“东方诺亚方舟”之称。如今,在空中鸟瞰,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传说中的“东方诺亚方舟”。

由于鹤峰地区属于喀斯特地貌,这里溶洞分布广泛。容美土司爵府建造在此,除了赖于优美的风景、肥沃的土地,地势险要也是容美土司选址的原由,天然的“东方诺亚方舟”成了容美土司爵府防止流寇袭扰最好的方式之一。

容美土司屏山爵府为时任土司田楚产建造,田楚产在这个船型山脉上的土司爵府,四周封闭,仅有天心桥与外界相通,具有天然的防御功能,因此修建的时候,仅仅修建了建筑基址,并没有修筑城墙,出入全靠天心桥。远远望去,如同一条漂浮的船只上搭建了富丽堂皇的船篷。

看辉煌犹存

屏山爵府的修建,历史久远,据史料记载,爵府于明万历年间开始修建,至清朝渐臻完备。爵府面积约50万平方米,是容美土司时期第一大行署所在地,也是这一时期第二行政中心。

爵府主体建筑前后有街;东南有小昆仑,又称“九峰读书台”;西南有戏台,题有“山高水长”摩崖石刻;西侧有演武场;北山坡上有烽火台。各色建筑一应俱全,充分展现了当时土司的实力,也记录了当时土司王朝的繁荣昌盛。

如今,走近屏山爵府遗址,虽然看不到高大的建筑物,但透过遗址上的现存之物,依然可想象往日的繁华。屏山爵府主体建筑呈中轴线式布局,规模宏大,依山而建,由下而上依次建有正堂、二堂、三堂等主体建筑。正堂是土王议政场所,以西有延春园和天兴楼。主体建筑前后还建有司署大街、后街等,形成了“三堂二街”的格局。

享诗文隽永

一行文字述天下,诗中镌刻万般情。

文人雅士素来钟爱投身自然、寄情山水,而作为土司,既有权力又有经济实力,所以容美土司留下数量众多、与自然环境完美结合的文化教育设施。

容美土司文化底蕴浓厚,历代土司饱读诗书,自田九龄开始,到田舜年为止,历时200多年,连续6代,涌现出10多位诗人,创作各类诗词3000多首,今存有500多首,于清康熙年间汇成《田氏一家言》。

他们与当时的文坛名流如孔尚任、顾彩等往来密切,常有诗文唱和。清初戏曲家、诗人顾彩曾游历容美土司近半年之久,留下了具有文献价值的《容美记游》。

容美土司历时四百余载的统治,留下了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多角度反映了土司制度和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面貌,其独有的洞府文化内涵丰富多彩,在民族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同时,也是鄂西土家族聚集区一道亮丽的风景。

寻历史印记

时光逝去,容美土司辉煌犹存,走进屏山爵府遗址,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记录着往日的辉煌,遗址上所有留存下来的东西,在历经了数百年沉淀后,被考古工作者一一发掘,向世人展现着属于容美土司独特的印记。

容美土司爵府遗址在2013年田野考古工作中基本完成了预定的工作目标,从目前发掘的情况来看,该遗址是一处经过总体规划,设施完备的建筑群,爵府遗址出土遗物较少,以建筑材料为主,建筑构件有砖、板瓦、筒瓦、瓦当、柱础、抱鼓石、刻花条石等,另有少量石碑(奉天诰命碑)和“万全洞记”“山高水长”及“豁步桥”等石刻。目前,发掘出来的建筑物遗存十分丰富,且与《容美纪游》《鹤峰县志》等史料记载相符。

在容美土司屏山爵府遗址范围内,还分布着向氏家族墓地、紫云山祭祀遗址等重要文物点,这些记录着曾经辉煌的墓地和祭祀遗址,无一不体现了当年容美土司的繁盛。

繁华不复,空余戏楼。在爵府遗址的前方还分别有小昆仑山、戏楼与关夫子庙遗址,这些当时热闹非凡的地方,在容美土司的历史里,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烙印,或是土司听戏的入迷神态,或是孩童读书的稚气脸庞。远去的,成了历史;留下的,成了回忆。

如今关夫子庙遗址巨石上,依然留有“山高水长”四字摩崖石刻,相传为田舜年手迹,虽然至今没办法考证是否真的是田舜年所书,但“山高水长”几个字,仿佛是历代土司的心愿,也是对盛极一时的土司时代的美好祝愿。

采访手记

触摸历史的印记,我们看到了美、看到了智慧、看到了诗和远方。雄踞一隅,历经900多年的容美土司远去了,其辉煌的屏山爵府只剩下斑驳的旧址遗迹。

今天,当我们走进屏山,走进爵府,依然能感知到容美土司曾经的辉煌。

责任编辑:向磊,罗建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