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文化看点

发言摘登:民族地区博物馆的角色定位

发布时间:2019-07-12 10:01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牟凡,刘欣 编辑:向磊

7月8日至9日,中国博物馆协会民族博物馆专业委员会2019恩施年会暨学术研讨会在恩施召开。

会议以“文化交流与文化中枢建设:民族地区发展进程中的博物馆角色定位”为主题进行了学术研讨。

在7月8日下午的专题发言中,来自恩施州博物馆、民族文化宫博物馆、中国民族博物馆、延边博物馆、广西民族博物馆、南宁市博物馆、楚雄州博物馆、红河州博物馆、丽江市博物院等委员单位的9名专家学者就这一主题进行了重点阐述。

馆长们都发表了哪些见解,请看——

 

会议现场。(记者牟凡摄)

 

会议现场。(记者牟凡 摄)

民族文化宫博物馆馆长们发延:

首先,要充分发挥坚定文化自信、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促进世界文明交流互鉴的作用,积极为“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国家发展战略服务。

其次,要充分发挥以文育人、以文化人的独特作用,全面提升各民族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养,维护民族及民族地区社会和谐稳定,为各民族及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动力。

要紧紧围绕各民族物质文化、社会交往、精神文化等多层次需求,全面提升公共文化服务品质,更好地满足各民族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新的历史时期,民族博物馆要拓展、深化自己的传统职能,一是要发挥阵地作用,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二是要加强交流合作,推进民族文化宣传展示工作,三是要参与国际文化交流,讲好民族领域“中国故事”,四是要润物无声,推动民族团结宣传教育。

中国民族博物馆副馆长郑茜:

博物馆要从以往致力于保存经典的、制度性文化遗留物与普遍性人类记忆的传统做法,转向努力保存那些正在被全球化所忽略、掩盖、淹没掉的历史个体的、鲜活而边缘的人类记忆,须从过去致力于保存社会权威的、主流的、精英的、社会共享的历史,转向努力保存多元的、未被文字刻写出来的、正在全球化进程中快速丢失的人类历史。

如果说在现代化前期,博物馆更多的是构建全球性、普适化的现代价值认同,那么在后现代社会,博物馆则将更多地转向构建区域性、族群性的多元价值认同。这是两个方向的力量:朝向一体化与朝向多样性;向上走与向下行;走向圣殿与更深地植入社群。如果说近代博物馆的诞生,是以现代性价值观的普适化作为根本动力,那么今天全球化时代的博物馆新趋向,就是以地方性、区域性的价值认同作为根本动力。

走向社区,意味着博物馆将回到人类文化的根脉与土壤之中。只有立基于此,博物馆才能获取沟通不同文化、不同文明的力量;与此同时,博物馆也才能获取基于地方文化而与全球进行互动的积极功能。这正是“作为文化中枢”的根本要义。

由此可见,作为“文化中枢的博物馆”是当代国际博物馆运动为博物馆所确立的一个新定义,是人类对于博物馆这样一种古老文化现象的新思考,它体现着对博物馆的性质及使命的新认识,它将引导全球博物馆行业自觉在全球化时代完成一种潜入社会深处与人类历史深处的自我革命。

恩施州博物馆馆长董祖斌:

博物馆要成为文化“中枢”,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原有的行政区划、馆际之间的资源各自为政的“坚冰”,整合资源,实现安全条件下的合理、顺序、科学整合,让文物资源发挥出更大的优势与效用,避免相对封闭、保守、隔阂带来的种种不足与弊端。以强大的资源优势突现“中枢”效应,发挥“中枢”的吸引作用,从而实现“中枢”流动。

文博资源的整合表现在文博人才、文博研究成果、文创产品开发、文博平台的整合上,只有实现高度整合,才能适应“中枢”要求,体现“中枢”意义,推进博物馆自身的“转型升级”。

要积极探寻最能适应、匹配“中枢”地位的方式,最大限度上满足需求。让博物馆“活”起来、让文物“活”起来,这种“活”起来,以服务观众观展、全面展现文物文化信息、服务中心为要务,把文化信息传播枯燥、单一的形式变得活泼、动态、趣味、全面,把传播的范围不断扩容,从馆内过渡到馆外、从业界推进到社会、从国内发散到全球,逐步从文化边缘向文化中枢进行转变,促成博物馆功能发挥,实现文化自信。

广西民族博物馆龚世扬:

文旅融合为博物馆的发展和提升公众文化服务水平创造了新的契机,跨界合作使博物馆的文创产业迸发出新的活力,有了无限的可能。国内很多博物馆同时也具备A级景区的身份,也正因其兼具了文化与旅游的双重功能和属性,博物馆成为文化与旅游融合的“最佳试验场”之一。

博物馆不仅是弘扬优秀文化与展示现代文明的中枢,也是回望过去与展望未来的中枢,它也应成为,也可以成为文化和旅游融合的中枢。

南宁市博物馆张晓剑:

南宁博物馆对博物馆进行了重新定义:博物馆是参与“文化生长”、进行当代多元文化叙事的社会机构。在新定义下,博物馆就是“城市文化社区”,既可以吸引公众来场馆内进行文化交流、参与文化活动,也可以通过与政府部门、社会力量的合作在场馆外促进“文化生长”。

作为文化中枢的博物馆,需要做的是从文化流变过程中把握住传统中容易被忽视的文化精神和容易被遗忘的文化记忆,揭示出来与公众交流,从而实现文化的非线性嬗变与延续。民族博物馆可以成为汇聚文化资源的平台,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配合国家的外交事务,推动国际间的民间文化交流,做“民相亲、心相通”的文化大使。

红河州博物馆何松涛:

博物馆要放得下身段,走得下殿堂,走得进民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民族研究机构密切合作,与民间广大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者多进行沟通交流。

通过展览的组织策划,推动研究的深入开展,并尽可能将民族文化研究成果转化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以最大限度、最广泛地传播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和推介,无疑是最直接地实现“把博物馆带回家”的最佳方案。立足民族文化遗产传承与发展的文化创意产品,创意的源泉是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及表现形式,前景广阔。

发挥博物馆作为文化中枢的作用,将民族文化遗产承载物进行收集整理与展示,同未来的文化传承、弘扬与开发、利用紧密联系,让民族文化通过各种形式的传播与分享,提升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人民群众中的自信心和自豪感。

通过社会教育活动、互动体验活动的组织开展,以润物无声的形式,将民族文化遗产逐步向社会进行推介,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关注并参与到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队伍中,更多地学习和喜爱中华传统文化,让原本分。

楚雄州博物馆钟仕民:

民族地区博物馆要紧紧依托资源优势,围绕民族文化主题持续开展社教活动,让日渐式微的民族传统重回公众视野,更新公众对于传统的固有认知,带动公众开展文化传习活动,使博物馆成为社区、研究机构互动、分享和创新的平台。

延边博物馆金明华:

作为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博物馆工作者,应该把握机会、顺势而为,不断提高博物馆社会教育水准和教育服务质量,以多样化的教育活动形态把博物馆社会教育资源发挥到极致,让博物馆变成传承过去和面向未来的纽带,把博物馆创办成社会教育的重要基地。

丽江市博物院牛增裕:

努力转变博物馆的职能和角色,从原来的单一收藏文物发展成为“让文物活起来”,配套各类宣传展示活动,借助不同的传播方式使公众了解文物背后的精神与文化。作为民族博物馆,要高举保护民族文化的旗帜,积极探索、主动担当宣传民族文化的排头兵,在做好文物保护工作的同时,积极探索,主动作为,担负起保护传承民族文化的历史使命,推动优秀民族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记者牟凡 通讯员刘欣整理)

责任编辑:向磊